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首页 入门 师承 大德 法要 道场 修行 戒律 经论 素食 必读 福田 慈善 图库 下载
投稿

TOP

慧行习练刻意成念记
2005-02-07 10:29:58 来源: 作者:能海上师 【 】 浏览:7519次 评论:0
归依十方三世一切诸佛,自性具恩正士无上诸师,以大悲故,请求从今乃至未证菩提中间,伏望随方摄引。 此为圣教悉皆圆满自在一切上师之教授教诫心要,若同若别,各各记录书写,刻于哲邦寺中,练习自慧,刻意不忘。而且非但自为,并为今此五浊恶世时中,彼多众生.自分应学,不学于外,广行着取色受二蕴之业,是故摄此扼要大宝,口传教授教诫圆满锋利之小钩,以治伏彼难调醉傲大象狂乱之心故。复次诸发心者,自欲解脱,更希证得一切智位,具诸精进,於地道果,乃至未得坚固以来,于其中间,能作中断、障碍、魔类,虽有不思议之多,而略分二: (一)总,(二)别。(一)总中分四.一烦恼魔,二五蕴魔,三死魔,四天魔。 今初,烦恼魔者,谓于无我中,起我倒故。以此因缘,由五烦恼,使心粗细徧行缠缚不思议力,於诸时能作倒引、令诸有情,趣入邪途,特於修行之人,能作中断之障碍也。二五蕴魔者,谓於有漏五蕴执我。由此有漏五取蕴故,於生死中相续无间,於三界内轮转受苦,特於无漏圣道,能作障碍也。三死魔者,谓於时非时中,攫夺有情寿命,於闻思修三,究竟无暇修习,此死、於道能作障碍也。四天魔者,乃谓魔中之王,喜极自在等魔部眷属,多聚住一处。彼等作业者,谓魔之罪恶妻子,於悉地成熟界限等时,投五花箭.一我慢行箭,二欲贪行箭,三瞋忿行箭,四愚痴行箭,五嫉妒行箭。以彼等投施如是利箭,资助谁何补特伽罗,於是彼之烦恼多分从自体内,转为炽然火焰,由彼自在行去,能失已成菩提,嫉视现时增上,由是能使退悔於道。彼别眷属守护世间者有四:一斗争行魔,二扰乱行魔,三增贪行魔,四变邪想魔。彼等作业各有不同。一斗争行魔二扰乱行魔者,能与行人相近作成喧哗纷扰,於听法等能作睡眠聋塞无闻之加行也。三增贪行魔者;能令行人从衣食卧具等,少许施捨如割自肉,不能如想成办也。四变邪想魔者,若谁欲出家,或作近住者,今成稽留,以安乐饮食亲属歌舞等,近染忆念,而使贪着心生,回复旧习也。於既出家等,亦作稽留,爱恋营商、田业、工巧、医方、违道世法等,于心忆念,及由彼门,令其扰乱,或成贪欲,虽睡梦中,亦能变化妻子儿女!于彼生起未来贪心种子,而以种种方便,令出家者退失出家功德也。 复次,既受彼惑,由彼四魔,激励于他诸暴恶类,毒龙、药叉、鬼魅、恶精,夺取修学正法行人寿命,及放热病,表现不悦意色,宣种种不悦耳声,今生恐惧也。有时示现佛身,相好庄严美境,生起我慢骄傲邪心,乃至于法障碍中断也。彼诸魔业,能于我等一切时处相续生起,须精熟明了刻意觉察,若能精进背弃,则道业可速成也。 (二)别,魔之差别分三:一外魔,二、内魔,三、隐闇魔。 一外魔分六.一怨亲瞋爱魔,二倒引鬼魔,三道取恶师伴魔,四杂想福德魔,五贪执食财魔,六学识功德魔。 一怨亲瞋爱魔者,谓令修法行人,於怨生瞋,於亲生贪,弃法如杖,以贪瞋缘故,障碍于法也。于彼三宝、善友、法事等等,须生坚固重要信心。一倒引鬼魔者,谓修法行人,正精进修法时,有诸俯身行类俄鬼,见之不识,施予烦多非一而足,损害修法行人,体识不安,心神无依,于身施放热病夺命,及仇怨盗贼等.若自不惩治,则委托本处主要地神,或主要大力非人,谴除彼魔损害,修习慈心悲心大菩提心,而於地神等,常施法食,如此方堪成办本尊重要事业。复次一类、师弟不合,世间恶友,覆藏罪盖,生是生非,意不安和。应知此是魔业,当须忍耐,最为扼要。三遭取恶师伴魔者,谓修法行人,遭遇或自取恶知识恶友伴,魔缘力故,不令于法如理成办,更多方便,令行非法。当知彼是魔业,与彼诸恶友方便远离,应依一具足德相之善知识住。四杂想福德魔者(告伏藏鬼等),谓修法行人,于货殖等因,生多财想等,由彼杂名利事功扰乱心形,而能退失行人精进。当知彼是魔业,乃至未得坚固以来,于诸人鬼伪说杂想等,应弃捨也。五贪执衣魔食者,谓有行人,因欲充足资财,于法半途中断,以为资具不圆满,殊失面目,是故方便寻求衣食,扩张贸易,以此增长贪欲,中断于法。生活资具虽不可无来源,然当知足少欲,而为精要。六学识功德魔者,谓修法行人,最先导以医方、工巧、文章、咒类等功德,心不自在,由能障碍闻思修三慧故。若心未得坚固以来,当知凡作一切皆不相应,龟之支分,应隐藏也。若于此等外表魔业,完全精熟,则断离圣教矣。 二、内魔分六.一我我执魔,二烦恼随增魔,三沾滞分别魔,四懈怠失正魔,五疑心多心魔,六执二错失魔。 一我我执廉者,谓于无我中执有我,无我执中,执有我执者,是为大魔,由此能生一切生死恶趣相续受苦之因故。若欲明了无我深义,须于闻思修三慧,多多熏习为要。二烦恼随增魔者,谓无明眷属有五,若行人落入此中,则能摧毁三世一切善根,并能积集无量不善业果,以烦恼能作恶趣受苦加行故。故於烦恼若生起时,即谋持法对治为大扼要。三沾滞分别魔者,谓诸行人自爱执故,以此我执为缘,沾滞而生希惧,种种分别,缠结自身,障碍於法.应於身命,捨自爱执,而为扼要。四懈怠失正魔者,谓诸行人,不舍世间荆棘恶事,以此纷扰行人,掩智慧目,失正知念,或怠惰睡眠,无义空过,使有暇人身,成无用故。应常坚固念知,不捨精进为要。五疑心多心魔者,谓诸行人,于诸见行,未得决定,随心彼此取舍,于事理未全知故,虽多能作,而无专尊修习,不得悉地。当求有成上师正士印证,高深探寻,于诸解脱学处,应多修学,而为精要。六执二错失魔者,谓诸行人,由执实故,现起身见,逐谓内外一切诸法,心境各异,故不趣入一切道智之因。于此应多修习不二真实义之正见为要。此等内魔,若皆修习,精熟明了,则诸魔碍,自远离矣。 三、隐闇魔分六:一贪执宗派魔,二我慢执魔,三腹行无方魔,四证相傲心魔,五信心疲劳魔,六失道悲愍魔。 一贪执宗派魔者,谓诸行人,应当断除执爱自宗,瞋他法派等偏执见。二我慢执魔者,谓诸行人,于空性见起诸我执,遂作是思:最甚深义,由我能证。生起我慢醉傲心故,于余诸法,及他补特伽罗,作诸轻毁藐视。三腹行无方魔者,谓诸行人,口说自无修行受用。谓言无见、无说、无方类,以无方类故,而落腹行,与诸世间下等有情无别。四证相傲心魔者,谓诸行人,于通常证解思维,而生贪执,本尊圣身,未见言见,神通未得言得、无证思言有证思,或贪执少许细微证相;而生醉傲心者。五信心疲劳魔者,谓诸行人,心知解脱,不相续修,一类修者,不喜闻思,枉作殷勤劳而无果。六失道悲愍魔者,谓诸行人,本自无能,如初业者,谓有悲心,于彼有情,权作义利,然而相似建立,不得主要。又复于彼前行众生,义利所作,而后复作取捨,变更受持。 复次,修法行人生魔分六:一布施扰乱魔,二难行苦行律仪魔,三尊高坚忍魔,四精进疲乏魔,五着现静虑魔,六广求智慧魔。 一布施扰乱魔者,谓诸行人修静虑时,於他说法,及於酬报等,希多钱财,或行施舍,扰乱自心,於自所修障碍中断等。二难行苦行律仪魔者,谓诸行人自修时,於饮食威仪艰劳太过,不能生定,阻碍调伏,不能正知饮食,故於生命而成障。三尊高坚忍魔者,谓诸行人,于身生起热病等时,及遭轻毁骂詈,不依医药等对治,无慧尊高,而行坚忍,发生障碍,夭折身命也。四精进疲乏魔者,谓诸行人,于加行上,不能善巧,摧迫过度,由心疲劳,则令善行颠倒故。五着现静虑魔者,谓诸行人,于心仅刹那位,遂谓已得胜义,于慧解脱之困,甚深闻思不励力也。六广求智慧魔者,谓诸行人,由我慢故,普于一切三学,广学多闻,于闻思修三增上慧不善巧故,烦恼倍胜。对治此等,应依善巧知识欢喜努力闻思为要。 总上言之,若修行人身心损害,解脱无依,应知恶魔一切所作亦依善法中断善法,善巧远离之。 今者为诸修法行人,开示魔入之因二十有四.谓若于道不生精进,是魔入因;若智慧小,是魔入因;若烦恼盛,是魔入因;若分别大,是魔入因;若心绪多,是魔入因;若无善知识所摄持,是魔入因;若教授不深时间短少,是魔入因;若伴恶友,是魔入因;若贪执大,是魔入因;若多分滞贪婬,是魔入因;若多爱酒肉,是魔入因;若智广而志卑,是魔入因;若小想无希望于大,是魔入因;若骄傲而大我慢,是魔入因;若初业者喜独处练若,是魔入因;若近住商场及大城市,是魔入因;若处官宦,及补特伽罗互不合地,是魔入因;若受持无宗愿,是魔入因;若无教授,仅少譬喻,而执能修行成办菩提,是魔入因;若慧不坚而于本尊不得加持(以不信故);是魔入因;若执梦实,是魔入因;若喜兆相,是魔入因;若以违缘智弱羞怯而心不乐,是魔入因;若以自他缘故,心苦或愁忧而受困,皆是魔入之因也。如是精熟,彼等魔入之因,悉皆应断。 复次,开示魔之作业及所行境者有二十五:谓依止德相不具之师,是魔业;弟子堪能不具为作依止,是魔业;若道伴学见行不合,是魔业;若于道不如师行,趣入未细观待,视为困难,是魔业;若不依律要次第,而行猛勇精进,是魔业;若杂慢心而说法,是魔业;若自无德与他为师,是魔业;若友伴无信心,不恭敬三宝,是魔业;若与盲无知识者讲说,是魔业;若无暇修行,希望悉地,是魔业;若行同商贾习密咒,及医方工巧等,是魔业;若以法存活,及营种植等,是魔业。若行五邪命,是魔业;若喜弟子眷属,得钱财而希取供养,是魔业;若心依止损害恶境,是魔业;若喜世间戏论,是魔业;若入喧哗扰乱之群众,是魔业;若以骄满染污,我慢因缘依止,是魔业,若行放逸无正知,是魔业;若与妇女等酒肉行放逸,是魔业;若喜世间八法,是魔业,若能作所作多,是魔业;若行动坐处多,是魔业;若谈论多,是魔业;若心绪多,皆是魔业。总应知者,凡与法不顺之一切行动,皆是魔所作业,魔所行境,悉应断之。 魔之加持有二.一共相,二不共相。 一共相者有二十六.谓以自相续中,前五烦恼特别大而炽胜,则彼之发起生缘,一切多是魔加持相。若无别缘,由界等(健康)力而失正定,是魔加持相;若卒然生热病等,不希求多缘调治而致不幸,是魔加持相;若失正念,而为愚痴所覆,是魔加持相;若无事,故意不乐而心不喜,是魔加持相;若自寻死,而作自杀等加行,是魔加持相;若於他非时而捨自身血肉等,是魔加持相,若自轻毁骂詈,无义断割身肉及支分,而行种种供祀,是魔加持相;若为法故,失菩提心,而口不忍,是魔加持相;若生邪见,而盛作邪行,是魔加持相;若于诸法,见不广大,而行多疑虑,谋议无成,是魔加持相;若心发愿世间资具圆满,是魔加持相;若于外受用,及内有情,大贪炽然,是魔加持相;若身口行种种言动,均无惭无愧,是魔加持相;若行人性短,时时变易,而语言无方,自食其言,是魔加持相;若沾滞衣食,大贪炽然,甚至梦寐不忘,是魔加持相;若志在营商种地等行,及于善行心不趣入,并喜作懒惰游戏诸事,是魔加持相;若抓紧善行,心虽趋入不捨,而内外违缘过多,脱避不开,是魔加持相;若修习闻思修三慧品,以惧违缘,而生怯弱如羊,是魔加持相;若不说梦善恶,是魔加持相;若五毒烦恼仅一寂静,唯对治其一,而任令其余烦恼,炽然生起,是魔加持相;若自赞毁他,于三宝分别好恶,于诸师长失去敬信,以贪利名心说其过失,是魔加持相;若瞋墓场,是魔加持相;若深嗜戏剧、歌舞,乐处喧哗,而反于法,不喜思修,且常希冀为他说法,是魔加持相;若听法者,与持诵者大声.讽诵,常喜睡眠,是魔加持相;若惊怖法相量论等,心生弃捨,是魔加持相;若无义利,损坏色身与威势,是魔加持相;若对不覆罪、不恶口两舌之良伴,常疏远,而喜亲近彼随顺谄诳之弟子眷属,应知是魔加持相。 二不共相者,谓于一切初业修法,即大精进,由魔如是加持而成,如谓现见本尊佛菩萨相,及以马马声,示我佛典,告以异生特别教授,于法开示,阐明迅快利梦,而生微细神通,眼见意生有情无生死,于内外请法般若无着智见,虚空划金字,多人会集,降财如雨,由诸天龙妇女,以伞及幢等,雨花作供,有时开示,以食肉等种种怖惧,或轮现以父母师长等形,使心变生畏疑,以自身光,较他身光增长自大,于围墙等无碍,十方诸佛,以金色手,摩自头顶,见诸佛开示调伏,及见遣化身无数,自忆前后身等想,现有无碍力,能作众生义利事,傍生乃至最下有情,少许病患,而能以定静力加持消除,令自相续,生起我慢,及醉傲心,能作中断障碍于法,有时生疑,及犹豫心,而作中断也。 以上魔之共相易知,若诸不共相,从何而生;谓由我慢、疑心、犹豫心,而生也。若全无此,知一切法,如梦、如幻、如阳焰、如空谷响、如影像、如空华、如寻香城、则诸魔碍,从何而生耶! 今显示消灭彼等魔之方便分六: (初)以法空定消灭者,谓诸行人,应自观察所障之自、能障之魔、及中间俱有障法,三者皆是自心分别,即此分别,是无实故,譬如幻化,幻化自体,亦全非有,故从始至终,悉皆是空,所谓障等三处,是自分别一味,彼分别亦幻化一味,彼幻化亦法性一味,故除法性外,但一颠倒魔亦无有故,除魔碍外,颠倒法性无可寻故,魔乃法之庄严幻化兆相种种,出从法界,入住法界,隐没于法界故,由行者过分希惧二执取舍等因,乃遂幻化有故。明了无执,则自离去,应观魔与一切魔类,本无障碍也。若如彼具足观魔,魔不得便。如般苦经云:空性空故,不得方便。 (二)以慈心、悲心、菩提心消除者,谓诸行人,若总于诸有情修习慈心、悲心、大菩提心,如流不断,则能消灭对方一切损害,而不为害。别者,若于魔类,生大慈悲等心,如索系缚,则诸魔品之害心,及诸能力,速疾消灭,今极羞耻而回返也。世尊菩提树下,集千万魔雨刀箭时,入慈心定故,一切刃箭化为雨花,弃诸杀声,而为三宝声,诸魔军兵众由此败矣。 (三)以胜信恭敬力、甚深缘起力、咒力消除者,谓诸行人,以於根本上师信解恭视如佛故,魔不中断,不为罪害。若甚深道无诸障碍,是由敬信上师教授教诫故。若于三宝以敬信供养,相续不断,魔不能害,是由三宝加持故。若身口意三,不离本尊坛场,而诵密咒满量,魔不为害。密续中云:是故持咒应精进。 (四)特具大福业以消除者,谓诸行人,书写读诵显密甚深经典,修补塔寺,供养三宝,承事僧众,薪供(护摩)水施,修补道路,增长福德,而诸障碍自然消灭。 (五)以自己坚固信心力消灭者,谓诸行人,觉自心生起,外之怨亲贪瞋,及内一切恶分别者,应正了知彼等是魔,随念修习死没无常,及思轮回恶趣苦果,特于寒热地狱之苦,须数数思维。令心生起披甲猛利热力,于上师三宝具足清净坚固信心,由此魔类清净,不能为碍矣。 (六)以常修瑜伽心消灭者,谓诸行人,心常与四威仪相应,若于一切时处自心常依正知正见,相续观察,心若不住三毒烦恼,世间八法,而常在慈心、悲心、大菩提心、了知空性上,正知而住,自心相续,清净无诸过失,则内外诸魔不得便也。如摄颂云: 行住坐卧一切具正知 诸行刹那生灭心无乱 作净衣净第三兰若净 敝屣王冠希践法王位 超魔军阵并不依赖余 此中譬如无财则无贼 若无权势谁为汝怨仇 无倒分别魔军何能入 经云:若常依止正知念 邪分别相不能入 常依正知念 不入邪分别 如是遮止回返魔之方便善巧补特伽罗,转内外一切魔而为道伴,谓能鼓励精进,加持内证悉地,正助诸行,作驱逐退失增加利益之大缘力也,当如三世诸佛,被魔外道之毁傍诤论的,以求解脱之心,至为急迫,其他不遑较论也。颂云: 具信精勤数取趣 一切内外秘密魔 大小障难虽然有 得此教授能忍知 除昔异熟之所生 魔行不能得自在 披甲坚心力具成 正士上师所摄受 魔之中断云何生 信进励行钩印具 复次,于法修行,作大精进,受持,正重视修行之人,障碍越多,当知魔相及彼等消除之法,若不知除去方便、乃至虽修多年,于自相续功德不生,反于他方生多过失,入于种种非理倒行,而于难得暇满时中作诸无义,现在众生大多如是。 此下为断除魔等障碍法,总义更有十二,前六义有文,后六义见于他书,多谈止观,及生圆次第之修法,俟教二种次第时,应补授之,今暂缺略。 此书亦名杂仰拉记,原板在拉萨之哲邦寺,中华释迦如来教下比丘能海正译,比丘仁光助译,灌顶戒弟子李晓圆校润。 慧行刻意附讲 当知诸魔略有四种,魔所作事有无量种,勤修观行诸瑜伽师,应徧知,当正远离。云何四魔?一蕴魔、二烦恼魔、三死魔、四天魔。蕴魔者,谓五取蕴;烦恼魔者,谓三界中一切烦恼;死魔者,谓彼彼有情从彼彼有情众夭丧殒殁;天魔者,谓于勤修圣善品者,求欲超越蕴、烦恼、死三种魔时,有生欲界最上天子,得大目在,为作障碍,发起种种扰乱事业,是名天魔。当知此中若死所依,若能令死,若正是死,若于其死作障碍事,不令超越,依此四种建立四魔。谓依已生已入现在五取蕴故,方有其死;由烦恼故,感当来生,生已便有夭丧殒殁;诸有情类命根尽灭夭丧殒殁,是死自性;勤修善者,为超死故,正加行时,彼天子魔很大自在能为障碍,由障碍故,或于死法令不能出,或经多时极大艰难方能超越。又魔于彼或有暂时不得自在,谓世间道离欲异生,或在此间,或生于彼;或魔于彼得大自在,谓未离欲。若未离欲在魔手中,随欲所作,若世间道而离欲者,魔缚所缚,未脱魔羂,由必还来,生此界故。 解释烦恼性相差别略义 (一)烦恼自性者,谓法生时,其相自然,不寂静起,由彼起故,不寂静行,相续而转,是名略说烦恼自性。 (二)烦恼分别者,或立一种:谓由烦恼杂染义故。或分二种.谓见道所断、修道所断;或分三种:谓欲系、色系、无色系;或分四种:谓欲系记、无记、色系无记、无色系无记;或分五种:谓见苦所断、见集所断、见灭所断、见道所断、修所断;或分六种:谓贪、恚、慢、无明、见、疑;或分七种:谓七种随眠.一欲贪随眠、二瞋患随眠、三有贪随眠、四慢随眠、五无明随眠、六见随眠、七疑随眠;或分八种:谓贪、恚、慢、无明、疑、见、及二种取;或分九种:谓九结:一爱结、二恚结、三慢结、四无明结、五见结、六取结、七疑结、八嫉结、九悭结;或分十种:一萨迦耶见、二边执见、三邪见、四见取、五戒禁取、六贪、七恚、八慢、九无明、十疑乃至一百二十八等。 (三)烦恼因者。谓六种因:一由所依故、二由所缘故、三由亲近故、四由邪教故、五由数习故、六由作意故。由此六因,起诸烦恼。所依故者,谓由随眠起诸烦恼;所缘故者,谓顺烦恼境界现前;亲近故者,谓由随学不善丈夫;邪教故者,谓由闻非正法;数习故者,谓由先植数习力势,作意故者,谓由发起不如理作意,故诸烦恼生。 (四)烦恼缘者,谓二十种缘:一乐、二苦、三不苦不乐、四欲、五寻、六触、七先所惯习、八随眠、九不亲近善友、十不听闻正法、十一不如理、十二不信、十三懈怠、十四失念、十五散乱,十六不正知、十七放逸烦恼、十八异生性、十九由离欲、二十由受生。 (五)烦恼过患者,当知烦恼有无量过患,谓烦恼起时、先烦乱其心,次于所缘发起颠倒,令诸随眠皆得坚固,令等流行相续而转,能引自害,能引他害,能引俱害,生现法罪,生后法罪,生俱法罪,令受彼生身心忧苦,能引生等种种大苦,能令相续远涅槃乐,能令退失诸胜善法,能令资财衰损散失,能令人众不得无畏,悚惧无威,能令鄙恶名称流布十方,常为知者之所诃毁,令临终时,生大忧悔,令身坏已,堕诸恶趣,生那落迦中,令不证得自胜义利,如是等过,无量无边。 (六)烦恼差别相者,多种差别应知:谓结缚、随眠、缠、暴流、枙、取、系、盖、株机、垢、常害、箭、所有、根、恶行、漏、匮、烧、恼、有诤、火、炽然、稠林、拘碍。 (七)复次诸烦恼断者,当知多种,略则为二:一诸缠断、二随眠断。诸缠断者,谓贪瞋断,乃至疑断;萨迦耶见断,乃至邪见断;见苦所断断,乃至修道所断断;欲界所系断,乃至无色界所系断,散乱断,晓悟断,赢劣断,制伏断,离系断;当知离系断,即是随眠断。 复次,烦恼断已,于可爱法,若劣、若胜、若现在前、若不现前,虽猛利见,而观察之,亦不染着,如于可爱而不生爱,如是于可瞋法亦不生瞋,于可痴法亦不生痴,又眼见诸色不喜不爱,但住于捨,正念正知,如眼见色,乃至意知法亦尔。又性少欲,成就第一真实少欲,如少欲如是,喜足、远离、勇猛精进、安住正念、寂定聪慧,亦尔。于无戏论任性好乐,于有戏论策励其心,方能缘虑,如是等辈,当知烦恼已断之相。复次,烦恼断者,有多胜利:谓随证得超越忧苦,超越喜乐,超越色想,及与有对种种性想,超恶趣苦,超越生等一切种苦;又证安稳、第一安稳,又证清凉、第一清凉,又得第一现法乐住,随其自心自在而转;若行若住,随所欲乐所证之法,无复退转,于自义利圆满究竟,于诸所作,无复希望;或复有一修利他行,为欲利益安乐众生,哀愍世间,令诸天人利益安乐。当知烦恼断者,有如是等众多胜利。
186
Tags: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《慧行习练刻意成念记》讲录 下一篇《定道资粮颂》讲录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川公网安备 5113020200001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