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首页 入门 师承 大德 法要 道场 修行 戒律 经论 素食 必读 福田 慈善 图库 下载
投稿

TOP

道与德的关系
2010-10-21 09:28:11 来源: 作者:海空上师 【 】 浏览:12375次 评论:0

的关系

        ——有道无德其运不昌

二○一○年六月十九 观世音菩萨成道纪念日 海空上师开示于栖乐寺法堂

    今天晚上我跟大家一起参加学习,由于安居以来,原则上我都应该跟大家一起学习,由于事情多呢,又耽误了很多时间。因为今天这个日子比较特殊,六月十九,在这个特殊的日子,我要跟大家讲点什么东西呢?就讲一讲我对待修行与道德观念的关系。
  如果我们作为一个修行的人,作为一个居士,作为一个出家人,连最起码的修行的概念和道德观念都没有明确的话,那么我们可以说,我们的修行要达到目的,要成正果,是很困难的,是有难度的。
  所谓的道德观念,我看呢,道与德本身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有道并不等于有德,而具足了德的人,也并不具足了道心,我们如果没把这个问题弄清楚,往往把道与德混淆起来,所以在修行的问题上,在我们行持的这个问题上,是糊涂的。
  在我认识的出家人当中,居士当中,能够把道与德,福和慧都能够全面发展,而有所建树,有所成就的人,确实不多。那么我们要把道与德这个概念弄清楚,我们才能更好的把握我们修行的道路。道是个什么东西?行之有道。道法、道恒、道行、道术,在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修行过程当中,都有很多阐释,比如我们历史上,有很多道行都非常高的人,在佛教还没传到中国以前,我们中国的道教,和民间术士,在修行的这个问题上,早就闯下了一条路。在我们中国有历史记载的比较完整的一部书,就是说讲道行比较完整的一本书,大概就是《封神榜》。那么在封神榜以前呢,早就有修仙练道之说。
  修仙和练道,都是为了人们去追求自然界的极限,能量的体现,和发挥我们人与自然界共和能量体现的一种综合形式,我就人天合一而言,吐纳天地之气,收集日光月华,除了吐纳天地之气,收集日光月华,还可以聚集世间上的阳性,阴性意识的能量体。我讲这些是我在悟道中所证悟了的这些道理,可以不客气的讲,你们在座的人当中,还没有了解到这些方面的内容,最多只是看到有文字记载的,道教、佛教所演示的这些内容。
  今天晚上要跟大家讲这个问题,主要就是要让大家明白什么叫道?什么叫道行?什么叫道术?道指的什么?包括我们现在已经形成教的道教和佛教这些内容。那么我刚才说这些,是还没有形成道和教的一些术而已,那么我们道教在张道陵以前,都还没成教,就老子写了道德经,还只能说是一种道德的经典、论述,建立了这种理论,还没形成教。通过佛教的教主释迦牟尼佛以后,才有佛教,以前就没有教,还没形成,只形成了一个佛,而没成教。形成教,它是在道和德的共同影响,共同支助,相依并存的情况下,才能形成。如果只是有道而无德,那就不成其教,你们懂这个道理吗?不管你的道法多高,道术多强,可以指天为明,指地成金,可以左右乾坤,可以呼风唤雨,可以掌握人世间的吉凶祸福等等。你精通道术,你的道法圆融,气贯山河,那只能说是一种道术,只能说是道行所产生的一种力量和力量大小,如果你这个道用在正当的情况下,那就可以治富一方,教化一方,造福一方。如果你的道行用在不正当的地方,就可以危害一方,给一方人带来灾难,带来痛苦。所以说,道只能说明你的本事大小,你学得再好,只能说你的通力、智力,你的神通力,你的智慧力量有多大。如果你只有道而无德,那么这个教就成立不起来,成立不起来,那么只能是一个单纯的江湖术士,民间术士,只能是这种。所以我们没有成立教以前,都是各修各得,各行其道,在社会和人们的共同意识产生要求的时候,就需要一种体现,比如说佛教到中国来,那么就要吸纳中国道家的思想。道家在中国它讲的是什么东西?它就把德融纳进去了,比如说我们的《周礼》,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?那就是我们中华民族之魂,就是礼仪,都是道教的思想和儒家的思想,有它们的综合,那就是一个礼仪道德。如果佛教进入中国,只是出世间法,不把我们的礼仪道德运用起来的话,佛教在中国也行不通,所以儒释道这三家,只要缺了一家的思想,在中国来说,就好像三只脚掉了一只脚,就站立不起来。
  今天我要跟大家讲这个问题,就是我们在自身学习修养中,在认识佛教和修行本身的这个两问题上,目前还是比较模糊的,甚至好多人还是在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。
 为什么今天要提这个题目?就是在寺院看到一些现象,认为出家以后,就是师父了,怎样标榜自己有本事,不要说我们寺院僧众和我们南充市的居士,包括现在的宗教部门对我们佛法、佛教,该怎样来正确对待的问题上,都是模糊的,认为香火越旺,钱找得越多,这个寺院就办得越好。像我们那个火凤山,有个出家人,标榜我每一年放焰口,一个人的收入就要挣20几万到30万。还有人跟我说,“哎呀,你们这个地方的出家人,拿点衣单费,怎么这么少?”人家普陀山的出家人,最低两三千,最高七八千,还有一万多的。像我们南充的僧人就认为,学会了放焰口,师父教了你一个饭碗,你还可以去走州吃州,走县吃县,梆梆一响,铛铛一敲,人民币就往包包里进来了,也就这点本事,这叫道吗?这叫德吗?如果说我们又能放焰口,又能供天,又能打水陆法会,又能做普佛,又能做一切佛事,只能说,是你自己本职工作当中的一种技能而已,只能是这样,过去佛教把这种人叫经忏鬼。作为我的弟子,如果我没有把这个问题跟大家讲清楚,那就是我失职了,那么我带出来的人都是些糊涂虫,最多出去找点钱,本事大点的能挣十万,二十万,走到那些有钱的地方去,能够放焰口,能够供天,能够跟人家做个水陆法会,坐一下内坛,就成金刚上师了?从修道到学佛,今年我已有四十多年的经历了,我可以明确的讲,这些做经忏的人在之前,开始还是红光满面的,后来慢慢的就变成眼圈周围都是黑的了,满脸都是黑气,因为经常跟鬼打交道,他就变得跟鬼差不多。跟佛打交道,就能变成是佛啊,跟圣人打交道变成是圣人。与愚人打交道,变成就是愚人。我们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,我们再闭十次关,再参加几次安居,如果没把这个问题弄清楚,那么我们的修行道路前途渺茫。道和德的关系这个概念没弄清楚,你就是学得很好又如何呢?我所见到的很多人,能放焰口,能做普佛,能供天,能搞水陆法会,能拜忏,能施食,能做一切佛教仪轨的人,我还没见到一个是大成就者,最多是个金刚上师,最多是能够为了众生,满足众生的利益,挣点福利而已,积点功德。如果弄得不好的话,如果为了贪财,为了贪名,为了在里面图利益的话,在《增广》上就有一句话,叫地狱门里僧道多。有的人一天总在想,跟师父没学到啥子嘛,就成天跟我们讲大道理,又没教我们敲梆梆,又没教我们敲铛铛,又没教我们放焰口,我要教你的,你学不到,你还没具备那种资粮,是你放那点焰口,对我来讲,用我们四川话来讲,那就太小儿科了,真的是太小儿科了。我们这里面恒通不是接了法的金刚上师吗?广济是接了法的金刚上师吗,你们看到鬼没有啊?你们都是金刚上师了,铁围城在什么地方?今天是六月十九,铁围城是哪个菩萨在值日啊?讲给我听一下,明天是哪个菩萨在值日啊?你連值日的菩萨都不晓得,你怎么请得动他们呢?就凭你念那两句,请个圣,能办得到吗?不要说你们,我在北京讲课,像那些记者采访我的时候,我都这么说,我认识的金刚上师是千千万万,但是我就没见到哪一个是把鬼认到的。但是,为什么还要做呢?因群众需要,众生需要,为了安慰众生,我们用这种仪式,来为众生消灾免难。我们共同发愿祝愿他们,用这种愿力,才能解决这个问题。这个话也说得通呀。我们有愿力,菩萨也有愿力呀,究竟这个愿力实没实现,收到鬼没收到鬼,反正我们一下推到菩萨那里去了,就这么一回事,反正我们经是念完了的,讚子是唱够了的,超度没超度,本本上是这么写的。如果我们要成正果的话,那我们这一生就要对众生负责任。如果不负责任的佛事,我们又收了人家的供养,你说我们是个什么样的结果啊?我问了很多人,我在省佛协开会也提了这个问题,“你们究竟看到鬼没有?”他们都是笑一下,“没看到。”但是,我也不好意思跟他们说,我说:“你们没看到,我看到了。”我说我看到了又说你太我慢贡高了,你看到的来糊弄我们没看到的。我是看到鬼的人,不一定跟鬼打交道,就是没看到鬼的人,一般都爱去糊弄别人。所以,古人都按照知而不言,言而无知道理,真正懂得这些的人,不愿意做这些事情。你看成都武侯祠有副对子,人们都知道:“从古知兵非好战,能攻心则反则自消,”懂兵法的人,懂军事的人,都不想打仗。就在那些要懂不懂的人中,他什么都不怕,一看到人家有钱了,那就无所谓了,这叫道吗?你有做佛事的这些本事,有这些技术,可以做些事情。
  我们佛教把它称为事业部,这是一种事业,事业部是个什么东西?是奠定我们跟群众,跟社会,跟众生的一个联系基础的一种方法。所以,我们要把道与德的关系弄清楚,有的好像是在寺院里头没学个啥子,有人认为好像读了几天书,认为自己有好大一壶东西还没倒出来。昨天晚上我说了,就你读那几天书啊,我说你那一壶倒出来是蜜糖还好,就害怕是醋那就不好了。
  今天晚上跟大家讲这个问题,就是谈谈我所想说的知心话,因为我有体会,这是我几十年来的体会,从古到今,中国佛教的历史上,没有一个,也找不出一个人,真正有成就的人去讲经说法的,没有!讲法的叫法师,讲经论的叫经师,讲戒律的叫律师,真正有成就的人,叫做说法,不是讲经,还拿几本书在那里吱吱哇哇地念,那是在跟大家做解释。所以我给大家讲的是什么呢?讲的是真诚的悟道捷径,所以,我们修行首先要明白什么叫道?什么叫德?有其道而无其德,你这一辈子也枉然,不能成其正果?德是什么东西?所以佛教为什么把发出离心放在首位呢,第二要发菩提心呢?菩提心就是建立德行的基础,你没有菩提心,怎么能建立德呢?所以祖师大德都在讲这个问题,为什么要发菩萨心?那就是修行人要有德,道和德都要树立起来,在德行建立了后,我们才能得清净见,清净见就包含着智慧,智慧就包含着各种术士在内了。我们在德行端正的情况下,我们所学的东西,才能得到很大的功用。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没弄明确,我们的功用是模糊的,你就是当到个中国佛教协会的会长,当个联合国的佛教协会会长,我认为你并不等于你就是成就了,只能说是你能帮大家做点事情,领一下头而已。所以真正有成就的人,必须得其道,得其道而归于德,得其道而不归于德的话,你道德就分家了。证其道而归于德行,那么你是在行什么行呢?行有正行,有邪行,有不正行。
  德是什么东西?佛教的德是建立在菩提心基础上的,我们的德要有恭敬心,要有德的完善,必须在恭敬和诚实的基础上才能完善。没建立诚实和恭敬,你的德是不完善的,是建立不起来的。我们几千年来的佛教历史,在有记载的资料中,骄傲自满、我慢贡高的人有好大的德行吗?没有德行!所以,德行是建立在恭敬和诚实的基础上,这个是个很重要的问题。如果不了解这一点,那么就很难使我们的道与德浑然一体,那么我们的修行,就会胎死腹中,成就不了啊!比如道家讲三花聚鼎,纳入中宫,练气化神,形成胎儿,如果你又不能够把它变小,循游大小周天,元神不能出窍,而死在腹中,也就是半途而废。今天我们能够有这个殊胜的因缘,坐到一起来学道、修行,我们为什么不把它弄清楚呢?既然弄清楚了,有这个机缘,那么我们在这一生当中就要解脱,就要证道。你忽略了这种机缘,忽略了这个机会,如果再要反其道,那就会一落千丈。
  我今天晚上重点讲道和德的关系,道和德的概念,所以今后我在全国各地去讲经说法,各种讲台上去讲,道德、道德观,怎样来建立?怎样来实施?怎样来运用于我们的修行当中,我们首先就要弄清楚道是什么?德是个什么?把这两个问题要弄清楚,要具体的讲清楚才行。如果不具体的讲清楚,那么你们也是笼统的观念,道法越高,知识越广,知识越多,如果你用不到正当的地方去,那么你造成对社会、对人类的危害就越大,那就是一种罪恶了。如果你把它用到正当的弘法利生事业中去,那就是一种功德了。所以道德越高的人,他就有可能产生两个极端。同理知识越多的人,如果我们没把它掌握好,就象我们开汽车,速度越快,你就得掌握好它的驾驶技术,才能到达目的,掌握得不好,方向盘稍微不注意那你的危险就大。修行跟这个道理是一样的,掌握不好方法,明确不好方向,我们总不能把它开得很快去瞎闯吧。瞎闯能够修成个什么样呢?如果我把大家引上去捞钱,去学放焰口哇,打普佛哇,供天哪,我可以说比他们行。我把大家教得个个都能够去挣钱,一个月挣好多好多的钱?我为什么比他们行?他们有些就是个文化较低的农民嘛,有的还是一个小学生,出来学做佛事,做得有多好呢?别的不说,我还是个演员出身,我能装人像人,装鬼像鬼。能海上师说:“你装鬼如果害不死人,你这个鬼就没装好。你要装神,就要救活一个人。”你做什么就要像什么,你不要做得要文不武、要像不像。如果有我这个条件,通过这么多年的修行,我要把大家带领去做哪些东西,那么就失去了我出家的初衷了。我可以把大家带出去做那些经忏,走遍全国去做佛事,哪个地方有水陆法会都有你们的份,你们都是座内坛的,每天吃也吃得好,居士供养也多,看到你们头上都放光,那我走出去也光彩。我能做毗卢仪轨大法仪,你们还没有听说过嘛,有几个人能做得来毗卢仪轨大法仪的。毗卢仪轨大法仪做下来是460个手印,你们听说哪个佛事活动有460个手印的?我在五台山的时候,演法坐在我旁边看我怎么做,他还跟着我学,而现在他也能做了。今天跟大家在一起,都是我们寺院的常住僧众,包括一些居士,大家有缘来听这个开示,我对待道和德的观念是怎么看的?对佛教应怎么样发展?我们僧人该怎么做?怎么样看这些问题?要跟大家讲清楚。佛教赞子我也能唱川腔,我是文殊院皈依的,在昭觉寺我都是座统子的,我不但能唱川腔,也能唱下江腔,五台山学的。我出山过后,柏林禅寺的唱腔,我也能唱。北腔、南腔,佛教唱赞还是有一个调嘛。腔和调只要你掌握好,这两年不是兴唱红歌嘛,我有四十年没唱过歌了,在我身边的人,包括我的那些亲人,都没听到我唱过歌,说实在的,我比你们稳得严,我十年闭关,别人口水吐到我脸上,擦了就是了,当作是在下雨嘛?或是四大海水灌于头上呢。在中江县,三台县那些人都是知道的,那些老百姓都很拥护我,难忍能忍,难行能行,他们都没听到我唱过歌。有几次我和大家在一起高兴的时候,爱国爱教嘛,为了适应社会,顺应时节因缘唱唱红歌,歌颂祖国。我几十年没唱了,只要你在前头唱一段,我就能跟着唱下去,这是演员的基本功。很多歌我是第一次唱,我还不会跑调呢。你们就不行,要么就是干吼,一唱就把我杠到一边去了。有的说:“师父啊,你只能唱老歌。”我说:“现代歌曲我也能唱。”唱佛教讚子也是如此啊,川腔、下江腔,南腔北调都行,为什么我又不教你们去挣钱呢?因为学佛的目的,是要让大家从烦恼痛苦中走出来,从我们的业障中走出来,我们这一生要解脱,这一生要成就,要把我们这些学佛的人,出家人、居士引向正路,那不是叫大家去挣钱。我要是去挣钱,我还是有办法的,在95年、94年,薛永新请我当顾问,月薪十万人民币,一年就是120万,那比你们去拿两个苹果换两个鸡蛋好得多。如果我要是带领大家去找钱,肯定你们个个都是富翁,将来出去都是穿绸挎缎的,你们至少不会是骑摩托车的,最孬都要买汽车,不像他们还跑到海南岛去找点钱,找得那么窝囊,我要是带你们去挣钱,个个都是水陆法会的金刚上师,并还是座内坛的,这些算过个啥?我给你们做几场毗卢仪轨大法仪,好多人见都没见过,这样能解决问题吗?烦恼还是烦恼,痛苦还是痛苦,业力还是业力,障碍还是障碍,不能这一生成就,我们还没有明白怎样在这一生能够解脱?我今天晚上讲这么多,主要目的还是告诉你们,你们不要认为你们敲得了几下铛铛,在我面前码起脸,像个旱掱一样,两个眼睛看着天上,师父就只有念点咒,你那玩意我早都会念了。你会念什么?如果你真把我的东西学到了,那你就不错了。我为什么不教你们去找钱?因为你们都学会了,我来凑啥子热闹呢?我要让大家做什么呢?就是要你们在这一生中成就,要明白我们修行的方向在哪里?这个路我不能带错哦!这个路带错了,我就是罪过。所以,有的说跟着我没意思,哪里挣钱多,那你就快点去那里,不外乎就是在外头吃点啥好东西嘛。有的问?“师父你身体好,吃的啥子?” “我就是酸菜、稀饭,晚上就喜欢来碗番茄面。”就这个嘛,其它啥都不喜欢。因为我每天想到的是众生脱离苦海,其它什么都不想。我想钱吗?我还少钱吗?我看到钱都烦,我还难得去收藏它。我也是穷人过来的,要说钱,我比你们还想,因为我以前比你们还穷,你们在座的比我有钱,我以前比你们都穷,那周秘书长都晓得,我以前是很穷的。就说我在闭关期间,我为了那些众生,那些居士,看我到什么地方都是走路,像现在这种大热天气也是走路,还不打伞,不戴草帽,正午十二点钟的太阳38度、39度的高温,照样还在外头走,最多手上拿条毛巾,边走边擦汗水。大家看到我实在过意不去,他们16家人凑点钱给我买了辆自行车,我骑自行车技术还可以,只要有二十公分宽的埂子,我就能骑过去,现在老了不行了。那时都是晚上走夜路,又不打电筒,我眼睛也好。他们说:“哪个地方来了个法师,是草上飞。”我说:“我不是草上飞。”原来水浒传里有个草上飞,我不是。他们晚上看到我一会儿到这儿去了,一会儿又到那里去了,走得很快,这都是为了要救渡众生,磨练自己。我在闭关期间,自己把自己关闭起来,把心收起来,但是,哪里的众生有困难,我就得到有困难的地方去,我就出现在哪里。所以,在那里是深得民心,就是为了把那里的局面打开。那个地方就是中江县回龙区,有一次,回龙场那边有个陈家大院子,有个村支书记要为他的父亲做生日宴会,为了顺应时节因缘,我把身上的衣服卖了去送了个礼,吃了一顿饭。他们吃的菜边肉,我就吃的肉边菜,“有人问?这个客人怎么不吃肉呢?”我说,“我让给你们吃,你们的身体长好点,我好跟着你们享福啊。”大家听了这个话,虽然认不得这人是誰,说话还听得。在那时,你还没得地位,你说的话听不得又怎么行呢?所以,我跟你们讲,你们在做有些事情时,你们还没有得到群众的信任,还没有社会地位,还没有很好的社会关系时,你说的话就必须考虑到你的分量,做事情也要如此,摆好自己的位置,你才能实现自己价值,你不要把脑壳往天上一望起乱整,你位置没摆端正,你学啥子?学道就那么容易?我们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,大家能够从4月15到7月15日,有三个月的安居修行,你们想一想有多大的福报,那是你们累生累劫积累出来的福报,要珍惜啊! 我讲的这些,虽然不是像经书上的如是我闻,但是,我所讲的内容,是我自己所亲身经历的过程,是我在修行过程当中的感想、体会、认识,现在我们有好多人都在道和德,道和行这个问题上是模糊的。你说你们能唱个啥?,你们听过我唱红歌,唱高八度、低八度我都能唱得上去,你有这本事吗?我拿着话筒不停,能唱五个小时,而且越唱越精神,你们办得到吗?办不到。你们唱不到几句就打趴下去了,那是为什么?那就是有一种精神力量。你是为了什么?为了跟众生适应,要有我们自己的精神,精神就是力量。随顺众生能够如此,为佛教事业能够如此,舍己忘身,为了众生脱离苦海,你们行不行?你们能够做到这样吗?还不行! 所以,道和德这两个观念要明确。
  道和德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我们要把它弄清楚。如果有道而无德,永远不能成就其正果,有德而无道,在修行的路上永远都不可能达到究竟圆满的目的。所以,你道德具足了,你还要有智慧呀,你有福还要有慧呀,这是个福慧双修的问题,你要把它连贯起来才行,不能单一的修一个方面。如果不连贯起来,比如我们走路,我们用一只腿走路,那就是跳起走,两只腿走路,那就是两只脚换着走的,才跑得起来呀?如果我们把两条腿变成一条腿,或不要腿能够飞起走,那当然更好了,但你现在还飞不走嘛。在你还不能跳,还不能飞的情况下,你还得靠两条腿走路。因此,你要先做好人,做好世间法,顺应时节因缘,完善自己的业力,完善自己的功德,完善自己的修行,了却自己的障碍,具足自己的功德,你这一生才能成就,不然的话,我们在修行的路上,就要遇到很多逆缘,就要遇到很多障碍。还有,我们在修行当中,我们只要依教奉行,能够把心静下来,你该做事就做事,该休息就休息,吃饭就吃饭,睡觉就睡觉,只要能够依教奉行,你这一生成就是绝对没得问题的。有的人就是喜欢自出新裁,今天看这样经,明天看那样经,背着我自出新裁地想了很多主意出来,认为这个还比较花哨,还比较可行,你不但把自己的心搞乱了,你还把别人的心也搞乱了,搞乱了别人的心这个罪过就很大了。如果你能够诚实的,真实的,如法的依教奉行,依止上师,永不退转,这一生成就是百分之百的。能够亲近一个得道的上师,具德的上师一天,就相当于你在三大阿僧袛劫当中循游七次,你们知道三大阿僧袛劫是什么?否则循游七次你都得不到这种优胜。可是我们有的没有不折不扣的,完完全全的依止上师依教奉行,还有不少的人在那里自出新裁,耍点小聪明,或者看到哪个地方又怎么样了,外面又怎么样了?在我们庙子里头,特别是白塔寺,今天拿这本经到外面摆起,明天又拿那本经在外面摆起。现在,社会上的歪门邪道很多,邪教很多,邪说也很多,看得多了,看了很多闹热,心也看乱了。这里摆几本,那里摆几本。栖乐寺还摆得少点,白塔寺这两天还摆得多些,我下次回去要整顿,其它没有经过允许的书,不准摆在外头给信众结缘。首先,我们自己还乱得不够吗?还要去把众生也搞乱。今天跟大家讲了我自己的看法,如果你们能够领略这个道与德的观念,在我们的修行路上,不但要重其道,还要重其德,如果只重其道而不重其德,成不了正果,至少我们要明白道和德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要建立道和德的正确观念,那么我们在这一生的修行就有望了。我说了这么多,我们怎样才能够把道和德,事理双修而通达无碍呢?佛教总结为三个根本把它说全了,只有生起出离心,菩提心,得到清净见过后,你才能够充分的、圆满的,把我们的修行在这一生当中来完成。因为我们还没有清净见的时候,还不能辨别我们的行为哪些是对的,哪些是不对的。我们还在现象中绕行,还在跟着感觉走,还在被现象牵着鼻子走。所以我们必须要得到清净见,才能辨别我们自己的修行哪些是对的,哪些是不对的。因此我们还是要从出离心开始,发菩提心。只有生起出离心,发菩提心,得到清净见这三个根本,才能真正运用到我们的道心当中来,把这几个综合起来,就是圆满的完成道德双修、智慧双修、定慧双修、福慧双修。它都是用这三个根本来把它完善的,缺一不可的。现在外面介绍经验的多啊,我在网上看到,冒了个什么中国国际佛教协会会长王秀群居士,他宣扬的是无药疗法,就是懂点气功嘛,能看点像,算点命嘛,知道哪个老板腰杆上有颗痣,肚皮上有颗痣,哪个地方有个疤子的能耐。还在北京办培训班,这些都是非常可笑的,而且是笑得可怜的小儿科,还是什么国际佛教协会的会长,你们信吗?因为现在社会上很复杂,我们一定要把握好自己,不要去听那些网上的闹热。在河南我有一个弟子,跟我发了个短信来,“说她爸爸去参加了北京的培训班,得到了中国国际佛教协会会长王秀群的接待,还传授了无药疗法。”我跟他打电话说:“中国国际佛教协会这个单位,是国家不认可的,没有经过民政部门注册的。”她的父亲怎么说啊?“我是参加了的,我看到了那个大师、那个会长,人家能夠知道哪个腰杆上有个疤疤,有颗痣,有神通,他就是如何了得,我也要去修。所以一个人哪,只要你被这种现象迷住了,你就不能自主了。我只是讲点给大家听一听,外面社会上的热闹你们不要去听。如果讲这些,说实在的真是非常可笑的小儿科,这些是我四十年前就具备了的,这个很简单嘛,相法上说脸上哪个地方有痣嘛,身上那里就有痣嘛,它是相对应的嘛。如果额头上有痣,身上哪有颗痣,鼻尖上有痣,在身上哪里就有颗痣,那个东西是相对称应的,懂相法的人都晓得。所以把不懂相法的人吹得瓜稀稀的,北方人就说是傻乎乎的,这个人神通好大呀,我身上有啥他都知道。那叫什么道啊?那叫什么德啊?那叫什么行?所以,我们修行一定要正信、正行,不要去偏听社会上的流言蜚语,更不要去相信那些歪门邪道。
  以前跟大家讲开示时,我也说过,如果大家有空的时候,我可以讲点给你们听听,识人之法,识相之法,怎样识人?怎样识相?可以说是个个点到。他不就学到点江湖术士。江湖上有个什么《犁耙经》,你们知道吗?你们知道什么叫《犁耙经》吗?现在好多人就爱去听那些热闹,《犁耙经》就是跟着犁头滚起走。比如说有个人来找我,他说:“你说你有本事,我先考你一下,你知道我究竟是父亲先死,还是母亲先死呢?”那《犁耙经》上就说,“哎呀,这很简单,你父在母先亡嘛。”他马上就说,“我父亲早就死了,你还说我父在。”“是啊,我不是跟你说了吗,你父亲在你母亲前头死了嘛。”那不就对了。如果你要说,“母先亡”,问者会说,“我母亲还在啊。”“是嘛,你父亲在,母亲先亡嘛。”所以,这是两边都推得走的说词嘛,这就叫《犁耙经》,社会上这些东西很多,随便读本《犁耙经》,都要把你们骗得是稀里糊涂,还要把你们说得是一塌糊涂,你们懂这些吗?所以我们不要去听社会上的歪理邪说,不要认为自己怎么样了?我们要老老实实的修行,认认真真的做事情,只有这样我们这一生才不会虚度光阴,在学佛法的问题上,在尊师重教的问题上,在修行的问题上,我们要生起一个恭敬心,在围绕弘法利生的问题上,我们要勇猛精进,要诚实。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,你这一生不要说成就的问题了。如果说要说四言八句,讲这个故事,说那个公案,要跟你们吹点嗑子,要讲点这些,那我讲得比他们还热闹,但是这能不能解决问题啊?那只不过是显示一下自己是不是有才能,我认为这样不行。我要跟大家说实话,修行要从哪里学起,哪个地方止,方向在哪里?怎样才能明确我们修行的观念和态度,这才是对的。文化大革命之前,我已会讲评书,到现在我更会讲。我要是糊弄大家,今天跟大家讲一课,讲两个公案跟你们听听,听得个个笑得象豌豆角一样,明天再跟大家讲两个故事,笑得大家腰都伸不直,这个我都会。但是在修行这个问题上,我是不含糊的,那不能这样的。我要跟大家说实话,因为人的一生,有的寿命长,有的寿命短,不知道你哪一天就呜呼哀哉了。所以我要尽快的,只要有机会就跟大家讲点实话。抓到一点就算一点,只要在这一生当中依教奉行就能成就。今天六月十九观是音菩萨圣诞,有这么好个机会,说真话,做实事,给大家指明道路,不跟大家指暗路。如果要吹《三国》、《西游》,我也会吹呀,不要说是释迦牟尼佛的公案,要跟你们吹点民间的很多公案,民间的那些小故事,可以说,这就是逗得大家开心,逗得大家高兴,像这样那是很快乐的。这些不是在法堂上讲的东西,法堂上讲的东西,那就是讲如何修行,如何端正学习态度,明确学习方向,掌握好学习方法,这才是我们要讲的东西。我跟大家这样说吧,如果我都跟你们说假话了,我这个师父当得简直是太窝囊了,也就不够资格了,也不配当师父了。我就是要讲实话,能够指引你们修行,这一生能够成就的,那就只有实话实说,不能够迁就你们个人的欲望。只有实话实说,才能夠使你们成就,你们跟着我学修,如果不能成就,那么你们跟着我跑啥子?你去做生意,还可以赚多少钱一天,在座的比我挣得的工资高的还难说,我一个月挣十万元钱,假设你那个月出去,你买个彩票中了五千万呢,比你那个的工资还高。德阳市中江县就有个人中了五千万呢,一般的人那就要讲运气啰。这运气是哪里来的?还是累生累劫培养起来的。这就等于是一个数,我们不要被世间的这些气数所留念,影响了我们的修行,诸事无常,一切现象,一切假象,都是我们修行的障碍,所以我们在修行的问题上要拨雾才能见天,要抛开假象才能看清我们修行的道路,不把假象抛开,你修行的道路就显现不出来。怎样才能抛开假象呢?我刚才说的,不要成天去想这些现象,能够到庙里来,有这么好个机会,你能做什么做什么,一切随缘,在一切随缘的基础上,还是要啥子呢?要建立我们自己的正信、正念、正行,我说这么多,一再强调,我们的道行再高,如果无德,成不了正果。我们的佛法学得再好,如果不能用到我们自己的生活、工作和修行上,这一生也成不了正果。关键在于发心,关键在于我们这一生修行的态度、学习态度、工作态度、生活态度、修行的态度,只要摆端正了,行直便生般若。如果行不直,最多是一点善巧而已,得点小利益,那也不错啊。我们对自己的要求高一点,品位高一点,既然我们有这个机会,大家在一起共同学习,又有这个缘分在这一生相识,在这一生相遇,如果我们在座的出家人,居士在这一生当中有所成就,能够证道,能够在自己的学修道路上有所建树,有所成就,那我们也不枉为师徒一场。如果我们都还为了找点小吃,跑跑腿,挣点钱,当个逍遥居士,逍遥僧人,那么我们这一生相遇,在这么好的机缘当中,只能是个什么呢?只能是一场戏,大家做个游戏而已。我们不要把这一生的机缘当成一场戏,我们要把这一场戏变成真实,变成现实,在这一生成就,那就是我的愿望。你们说对不对呀?(答:对。)大家怎么没有底气啊,一点底气都没得。我们学一下李燕杰教师那套,喊你们鼓掌,我今晚上不喊了,你们还是鼓掌了。一个人没有知识不怕,没有本钱不怕,没有地位不怕,没有名气不怕,就要怕你没得志向,你只要生起了志向,只要下定了决心,依教奉行,这一生都能成就,关键是这个问题。
  今天晚上这个安居法会的发言,也算我的发言吧,也算我的感想,也算我对学习佛法给大家的一个交待吧。至于适不适用你们的修行,能不能够把它用在你们的修行中,是不是可以借鉴的一种方法,那就要看你们怎么来面对,怎么来认识这个问题,不管你们能不能够面对,能不能够认识,能不能够采纳,能不能够把它运用到你们修行当中去。话我就这么说了,我的任务也就交待了,责任我也就负了,你们能够如法行持,能够把握住这个要点,这一生当中就可以恭喜你们了,到那时就可以同生极乐国。极乐国在哪里呢?并不是西方才有,东方还有的,南方也有的,北方也有的,十方世界居为中,中在哪里?那就是兜率宫了。我有一次在北京,跟江西的妙乐法师说,我们坐在汽车上,都是中国佛教协会的负责人,我说,“妙乐法师啊,听说你神通广大,在江西、湖北一方,享有盛名,道行比较高尚,我请问一下,三十三天天外天,吾比天仙大一权,有人问我名和姓,我算仙中第一仙是谁呀?”妙乐法师也算很聪明,她说,“无极之极,极至无极,你知我知天知地知。”我说,“你也可以这么说,我们大家都知。”那两个在旁边的工作人员,“哎呀,海空法师跟妙乐法师,他们两个在斗法。”我说几个窝囊废,还是留学生,还是博士生,连这点都不懂,还斗法呢,那妙乐法师这个回答,我可以明确,她根本就不懂,但是她回答得非常善巧,她没有显示她不懂,这就是她的聪明,她既没有显示她不懂,她又还跟我回答了。今天我这么说,你们知道是谁呀?如果说你们能依教奉行,你们每个人都是,如果你不依教奉行,你每个人都不是,是什么你们知不知道?还是跟你们留点余地吧,慢慢去思维,把话都说完了,还修啥子行呢?今天晚上谈了我的体会、感想,给大家作个汇报,但愿在你们今后,在写书的时候,有如是我闻在栖乐寺法堂,有大比丘好多,众生好多,把它记录下来,也可以作为后人的一点启示,能够让他们在修行的道路上,少走一点弯路的资量。

  阿弥陀佛!

487
Tags:海空上师 道德 责任编辑:webmaster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普贤菩萨行愿品 下一篇生活中的人间佛教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川公网安备 51130202000015号